Kubernetes 是 Google 的礼物吗?

“Kubernetes发家史”系列之一“Kubernetes是Google的礼物吗?”,带你站在未来看Kubernetes的重要意义。

k8s

“Google当时是有一步好棋的”Echo全息播放着InfoWorld主编文特尔森和86岁的亚马逊公司创始人贝佐斯的访谈,

贝佐斯沉默一会,“在互联网浪潮中,并不会因为Google做错了什么,只是Google老了”。

贝佐斯顿了顿,眉间的皱纹,流露出惺惺相惜的无奈。

01

 

“三十几年前,也就是2015年,Google是最具有创新力的公司.Google的AdSense产品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印钞机。互联网的本质就是信息流,谁掌握了信息的流动,谁就是老大。

显然Google是第二,三代互联网的领袖,然而却错过了第四代互联网:以云计算为根基的万物互联时代。

不只是Google,同时代的还有Oracle,IBM等等,他们都错过了。可是,未来又有谁说的准呢。

“您能详细谈谈,当时的互联网是怎么样的吗?又是如何发展的?”温特尔问着。

“咦,孩子没娘,说来话长。技术的发展和互联网的发展是个互相促进的过程。

第一代互联网,其实是门户网站的时代,互联网是个稀缺品,毕竟互联网也没什么信息。

但随着互联网的发展,信息成指数增长。互联网的入口从门户网站变成了以搜索引擎为入口。

当时有个笑话,“微软的IE是浏览器吗?”“贝佐斯像个孩子似的笑着,

“互联网在成长,技术也是。

iPhone的问世,意味着移动互联网开始兴起。每个人都有个手机,手机上装满了App。

当时Google也很战略眼光,立刻察觉到互联网的入口正在发生变化,于是Google开源了Andriod系统。

于是移动互联网就奠定了IOS与Android二分天下的格局。

所以说,在2017年前,Google仍然是一家伟大的公司。

02

 

“那2017年后呢?”文特尔说。

“最关键的一年,是 2017 年。那是第四代互联网初现端倪的一年。

我们下了一步险棋。我们在消费端推出了 Echo 第四代全息音箱。

Echo 是将用户推上智能家居时代的钩子,而其背后的云计算 和 AI 则是我们的杀手锏。

同年在云端推出 A8S,帮助企业上云。

当时最大的代码协作平台 Github 迁移到 A8S,引起业界轩然大波 。

最重要的,我们推出了 Amazon Intellegent Flow: 一种全新的 AI 云框架。

为了进一步的压缩中间商成本,我们同英伟达直接合作,定制了专属于 AI 的大脑 APU 。

在计算层面,我们和因特尔联合开发了适宜云原生应用的 CPU 。

如果你到过我们的数据中心,那你会发现没有任何多余的硬件。

我们真正做到了计算资源和思维资源的抽象,这是属于互联网的新电气时代。

我记得那个时候,大部分企业有专门的运维人员去维护服务器,并且日夜祈祷服务器不出岔子。

而现在,运维这个工种已经消失殆尽了。对企业来说,IT 就像自来水一样,只需要按时交水电费就可以没有意外断电断水的烦恼。

我们向世界提供了一条可编程的世界之路,并促使了 IOT 的发展。Echo 从智能家居扩展到企业办公,成为了一种全新的云原生操作系统。

于是,互联网的入口逐渐变成 Amazon,而 Google 在随后的几年日薄西山。 ”贝佐斯激动地说。

03

 

“您的战略眼光的确独到。” 文特尔赞赏道,

“假如我们假设另外一种场景,Google 推出了另一款智能助理 Assistant , 和 Kubernetes 的 PAAS 框架,以及 AI 框架 Tensoflow呢?互联网的格局又会走向何方呢? ”

“也许 Kubernetes 是 Google 的救星。”贝佐斯沉思道。

未完待续…

下期精彩:Kubernetes 的阿喀琉斯之踵

作者简介

user-avatar

Taoge

DaoCloud 软件工程师

 

一个程序员,一个集自私自利,愚蠢,胆小,呆萌等反义词于一身的人。他的梦想是放浪形骸在海洋之上,肆意遨游于天地之间他是这么形容自己的:

插科打诨于前端,后端,产品工程师之间。

在现实中分层抽象,在错误的坟头上蹦迪。

常于Github的海岸边拾捡贝壳,沾沾自喜。

用Python的可倚天屠龙,用壳牌则庖丁解牛。

常修程序员之道,常读满文档。

背景介绍

让我们从最基础的层面上看看Kubernetes:这个名字起源于古希腊,原意是舵手。所以你可以看到它的标志像一个舵盘。谷歌采用这个名字的深意就是:谷歌要以Kubernetes掌舵大航海时代的话语权,确保谷歌倾力打造的新一代容器世界的宏伟蓝图顺利实现。

Kubernetes是谷歌严格保密十几年的秘密武器 – Borg的一个开源版本.Borg是谷歌一个久负盛名的内部使用的大规模集群管理系统,他基于容器技术,目的是实现资源管理的自动化,以及跨多个数据中心的资源利用率最大化。

到2015年4月,传闻许久的Borg论文伴随Kubernetes的高调宣传被谷歌首次公开,大家才得以了解它的更多内幕,正是由于站在Borg这个前辈的肩膀上,洗去了Borg过去十年间的经验与教训,所以Kubernetes一经开源就一鸣惊人,并迅速称霸了容器技术领域。

Kubernetes作为当前唯一被业界广泛认可和看好的Docker分布式系统解决方案,可以预见,在未来几年内,会有大量新系统选择它。容器化技术已经成为计算模型演化的一个开端,Kubernetes作为容器开端的Docker容器集群管理技术,在这场新的技术革命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,将具有不可预估的反战前景和商业价值。

4 thoughts on “Kubernetes 是 Google 的礼物吗?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